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罗江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05:02:5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罗江白癜风医院,滨州能治白癜风的设备,名山白癜风医院,孟津白癜风医院,山西能不能治愈白癜风,河南根治白癜风,广西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原标题:赵文工:“执着地追求汉译蒙古族中篇史诗”

开栏的话

“在平凡处坚守,在尽头处超越”——人民网聚焦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特别报道“坚守”于今日起推出。70载奔腾向前、70载波澜壮阔,素有蒙古马精神的全区各族草原儿女,守望相助、团结奋斗、一往无前,共同绘就了祖国北疆这道亮丽的风景线。

“他们有风骨,他们是脊梁”。站在新的起点上,我们将视角对准各行各业的突出贡献者,他们执着坚守、爱岗敬业,他们默默奉献、淡泊名利。让我们走近他们,讲述“坚守者”那些平凡又伟大的人生故事。

  

为了能够专心翻译一部书,他拔掉电话线、关掉手机,躲进书房——一杯浓茶、一支香烟,堆砌的高高一摞翻译稿和资料,一位微胖的老学者伏案疾书。这就是内蒙古大学教授赵文工的工作日常。

“能够静得下心来,坐得冷板凳”。几十年如一日,一位汉族学者、一位蒙古语门外汉,凭着对民族语文翻译事业的执着热爱与学习,翻译出版了多部珍贵的蒙古族史诗。其翻译作品曾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内蒙古文学创作索伦嘎奖,赵文工本人也一举斩获“中国翻译家奖”的殊荣。

“这根本就是个奇迹”,有同行这样感叹。赵文工笑笑说,我并是一个聪明的人,如果说取得了一些成绩,那就归功于坚持吧:“那种近乎于偏执地坚持,以及不轻言放弃的努力。既然做了,就要做好,我不想做二流的翻译家。”

知青岁月:“留学”的日子结缘蒙古语

49年前,21岁的赵文工从天津来到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四子王旗乌兰哈达公社插队。

经过了初到草原的新奇,赵文工和同来的知青们投入到劳动中。年轻人总是活力无限、精力无限,繁重的劳动之余,赵文工开始感到迷茫:“没有书读,没有课上,总要做点事情吧。”

迷茫中,在一次春节回津探亲时,赵文工与母亲重逢,闲聊时母亲发现了他精神沮丧,出于本能,她无奈地安慰着赵文工:“你不要总想下乡这样的倒霉事,你就当自己去留学了,这样你或许能快乐些!”

留学?赵文工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几十年后,步入古稀之年的赵文工回忆起母亲的话不尽感概:“母亲的伟大,在于在她的执着、乐观,在于她的积极、阳光,在于她在艰苦岁月中的永不放弃。那些鼓励对于我来说,犹如暗夜里的灯塔。”

于是,赵文工利用有限的时间开始了蒙古语的学习。下乡的公社人烟稀少,偶尔来一位蒙古族老乡,赵文工就跑上去讨教蒙古语的单词和常用语,再用汉字记录读音。正是这种“自编蒙古语教材”,开启了赵文工与蒙古语的不解之缘。

后来,赵文工去到旗里的蒙古族中学代课,那里具备学习蒙古语的更好条件。他拿着一本“文革”前编写的教材《蒙文初程》一遍遍阅读,一点点学习。在努力自学与周围好心人的帮助下,赵文工在1977年考入大学之前,就已经初步掌握了蒙古语和蒙古文,能够用蒙古语进行简单的会话交流。

蒙古学学院任教:将民族文化传承下去

大学毕业后的赵文工被分配到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任教。在这里,他教授蒙古族大学生古汉语。

在内蒙古大学的校园里,迎面走来的赵文工老师总是身穿一件粗布、洗的有些褪色的蓝色上衣,一双布鞋,这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的衣着穿搭:“我穿不惯西装革履,觉得这样很好,简单舒服。”

在学生们的眼里,赵文工老师既可亲又严厉。“对于知识的学习,赵老师要求很严格;在课下,他也会同我们探讨一些问题,包括我们自己的困惑与迷茫。他是我们的古汉语老师,也是我们的人生导师。”一位学生坦言。

对于那些来自农村牧区贫困家庭的孩子,赵文工常常给予他们资助,并鼓励他们积极向上、努力前行。

在蒙古学学院,赵文工蒙古语翻译水平有了显著地提高。这里不乏蒙古语言文学研究大家,而赵文工的优势在于“汉语表达”:“扎实的汉语言文学基本功,让我在蒙译汉翻译中能够准确地表达。”

一位帮助过赵文工的蒙古族学者曾语重心长地对他讲:“你要真想感谢我,就把蒙古族文化传承下去,我们的民族文化发展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翻译工作:立足于无人问津的中篇

  

赵文工最早发表在《民族文学》杂志上的散文《在阳光下》

至今为止,赵文工翻译出版了多部蒙古族文学作品。从最早发表在《民族文学》杂志上的散文《在阳光下》,中篇小说《白鬐乌骓》,到与人合译的《江格尔》、《祖乐阿拉达尔罕传》,蒙古族中短篇史诗《罕哈冉惠传》、《鄂尔多斯史诗》等作品,无不倾注了赵文工的心血。

其中,赵文工翻译的《蒙古秘史故事》让读者通过阅读这本有趣的“故事”,初步走入《蒙古秘史》,在进一步了解蒙古民族的同时,体味到蒙古族历史文化的博大精深。

多年的教学与学术研究,也为赵文工的翻译工作提供了帮助。他逐步将翻译与研究结合在一起,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

对于蒙古史诗的翻译,赵文工有自己的选择:“不要重复去做长篇,因为已经有太多人在做。要立足于那些无人问津的中篇,有一定的难度,需要译者的开拓性。”

“我是个俗人,我也很看重荣誉”,赵文工微笑着向我们介绍。上个世纪80年代,翻译了大量蒙古族文学作品的赵文工希望有一天内蒙古文学创作“索伦嘎”奖能够眷顾他,直到1993年,翻译作品已近100万字的赵文工终于登上“索伦嘎”奖的领奖台。

  

至今为止,赵文工翻译出版了多部蒙古族文学作品。

那年暑假,赵文工开始翻译《鄂尔多斯史诗》:“翻译之初,我就下定决心要翻译出一部精品”——赵文工推掉了所有的安排,包括女儿为他定好的出国游计划,关掉手机、拔了电话线:“翻译需要一个清净的环境,你要能够静得下来。带着这样一种热情和‘不服输’的冲劲,才能够把你想做的事情做好。”

最终,《鄂尔多斯史诗》为赵文工赢得内蒙古自治区及国家“五个一”工程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

今年,赵文工整满70周岁,他笑称自己与内蒙古自治区同龄:“我爱草原的广阔辽远,爱听悠扬的蒙古族长调,内蒙古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如今,已经退休的他被学校返聘回去,继续给学生们授课;属于自己业余时间里,赵文工仍然坚持每天数小时不间断地蒙汉翻译工作,因为“它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记者 富丽娟)

记者手记

一件洗的有些褪色的蓝色上衣、一条粗布裤子、一双老式布鞋,这是赵文工几十年如一日的衣着穿搭——作为一名大学教授、资深翻译家,赵文工对于生活的要求并不高,衣服舒适干净、食物简单清淡。而对于学术、对于自己热衷的民族语文的翻译工作,赵文工一丝不苟、精益求精。

“不要说大话,要去默默做事”,赵文工常常这样告诫自己的学生,也这样要求自己。他的大半生都在默默传递着知识的薪火、民族文化的精华,他用淡泊名利、率真正直的人生态度诠释了一位学者的铮铮铁骨和人格本质。

赵文工的学生们说:“老师教会了我们为文,更教会了我们为人。”

(记者 富丽娟)

(责编:刘泽、曾晓强)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德州白癜风